午餐的菜谱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荷包蛋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午夜鬼故事电台里的故事

来源:午餐的菜谱   时间: 2019-03-14

  鬼的研究为民族学、学以及人类学等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翔实的资料,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午夜电台里的故事。

  有一次做到一个项目的时候,需要出去采风,小王和老陈由于手里有事情,于是只有我和大刘二人一块儿出门,按照之前的故事情节所导引,我们选择了城郊一百公里外的一水库作为参考,于是我们早早地就赶车去了那里,虽然说是到了,但是车的终点站并不在水库边上,二人还得坐三轮前往,运气不佳,还被那黑心的家伙宰了一百多块钱,毕竟对这里不熟,二人也只有认了,也不知道回去后能不能报得到帐,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现在我们必须要到水库那里去采景,相关资料才是。

  那个三轮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树林外面,也就不再往前,接下来只有我们二人自己慢慢前往,而周围基本上没什么人,十分幽静,倒也别有一番味道。因为那里路不怎么好走,有些陡峭,于是我们二人在那三轮司机的忽悠下,又花了五十块钱在他那里买了两根木棍,接着才朝向目的地进发。

  我们按照提示,拄着棍子,顺着快要被杂草淹没完毕的弯曲小道一直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这个水库看起来有些偏僻,但是周围的景色十分优美,上面一条清澈的河流顺流而下,整个水库看起来并不是很大,也就半个场大小,而水库下面的河流也跟着朝外延伸出去,消失在树林里面。

  四处各种树木花草相互交织,看起来层次感很强,加上这个水库又有些年久失修,周遭破旧不堪,青苔阵阵,看起来更有一种沧桑感,像这种感觉对于常人来说并不是特别有意思,但是对我们这些的人来说就非常有趣了,毕竟里面的看点实在是太多,丰富多彩,很能够引发许许多多不错的遐想,进而出现大量好的点子,对于创作好作品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我和大刘也就不再多废话,开始拍照起来,不多时我们便收集了很多资料,因为水边的路不好走,于是那些地方我们也没去,只是在远处用相机将其照了下来,好在相机还不错,很多细节还是看得比较清楚。

  我们觉得该收集的也都差不多了,而时间也过了正午,接着二人胡乱吃了一些东西,稍作休息,这才准备离去。虽然对这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眷恋,但是为了安全,我们闪人,毕竟回家的时候还得走路,坐三轮,赶车,过程倒也很麻烦。

  说来也怪,当我们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得水库里面传来阵阵声响,如同是大鱼跃出水面,接着又跳了进去的感觉,我们不由得将脑袋转了回去,的确看见水库中央溅起了阵阵水花,看那感觉,那肯定是一条一米到一米五左右长度的鱼所能造成的效果。我们二人都有些惊讶,万万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个水库里面竟然还能长出这么大的鱼。

  估计是出于好奇,我们二人决定回去看个究竟,哪知当我们静静地望着那水面的时候,那里却没有任何反应了,等了一会儿,依旧是一片平静,于是我哪些方法治疗癫痫效果好们也不打算继续在那里瞎晃悠,赶紧回去的为好,接着便转身离去。

  哪知当我们刚刚走了几步之后,后面再次出现了先前的情形,当我们转过头去,依旧只看见一片水花,不过这一次却在水花当中隐约见得一玩意儿,虽然很快便入水消失掉,但是大刘却看得清楚,那好像是一只如同人脚一样的玩意儿。

  我听得大刘这样说起,也不由得感慨起来:“难道这水库里面还有人?这也实在是太扯淡了吧。”

  大刘却一脸的严肃,说道:“按照我的推测,说不定这里面住着水猴子。”

  我不由得一脸惊讶,赶紧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刘这才慢慢跟我讲起关于水猴子的一些,在他很小的时候,他所住的山里有一个小小的湖泊,平常村民会在里面打渔,但是不准人进去,就因为里面住着水猴子,这是一种可怕的水怪。有老人说过,这种水怪属于怨念的集合体,喜欢用一些古怪的方式将人骗过去,接着将其咬死,然后喝人血,吃人肉,十分可怕。

  特别是那些落了单的,很容易被它盯上,只要下了水,就很危险,因为那家伙在水里十分灵活,而人入了水之后却笨拙异常,自然也就成了它的待宰物,当然它如果上了岸的话,就会和人反过来,那时动作自然会很缓慢,而人多的时候它轻易也不会出来,反正这东西狡猾得很,也没有人能把它怎么样,因为传说中这家伙属于不祥之物,所以村民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一直以来,大家相安无事,偶尔会有一些不怕死的家伙,偷偷去水里玩耍,自然会有人中招,但是大人最后再痛苦也始终没,事情始终会不了了之。

  我听了之后觉得很有意思,倒有些想去见识见识那传说中的水猴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大刘却将我拉住,严重警告我,绝对不能去水边,况且水边的路并不好走。他这样说倒也有道理,于是我也就作罢,耸了耸肩,意思是跟着他继续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大刘这才放心地点点头,随后背着包,拄着棍子朝向树林外面慢慢开动,而我却偷偷地踮起脚尖,拿着木棍,朝向水库那里走去,每一步都很轻,为了能够看得清楚,我选了一个接近水边,却又有一棵大树的地方,整个人站在大树后面,只不过边上青苔太多,有好几次我都差点掉到水里,不过都还好了,因为有木棍撑着,现在我心中还在不断感激那位卖棍子给我们的三轮司机,这玩意儿倒是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了,当我彻底站稳的时候,大刘才发现背后的不对劲,他转过头来,一脸的惊讶,接着便发疯似的朝着我这边冲来。

  而我却还在大树后面站着,偷偷地探出脑袋,想要看看水库里面的那玩意儿到底在什么地方。

  当我还在为前方一片平静而感到惆怅的时候,后面已经传来了大刘的惊呼声:“老张,小心后面。”

  我这才回过神来,只听得后面一片水声,接着一个人形物迅速从水里跳出,对着我身上铺了过来,我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躲开,那哪些中药治癫痫病玩意儿已经扑到了我身上,将我一起推进了水里。

  我拼命地挣扎,感到水不断地从自己的鼻子,嘴巴,耳朵往里面灌,整个人感到十分难受,抓着我的那玩意儿我也看清楚了,只见得其上半身真的如同猴子一般,五官分明,嘴里长着尖尖的獠牙,浑身的毛有些偏绿,而它正张着口,朝向我的脖子这里咬来。我不敢怠慢,迅速将脑袋朝着边上靠过,伸出一只手来将其脑袋挡住。

  那家伙反应很快,见得我这样,也不直接咬向我的脖子,反倒是改变方向,朝着我的另一只胳膊那里狠命咬去,其速度之快,根本不是我所能反应的,顿时我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被咬之处鲜血不断地朝着外面喷涌。

  紧接着那家伙抓住我,准备朝着水库深处游去,我一看不好,如果冲向那里,我就真的完蛋了,而且这家伙在水里面的行动真的很,下意识般的我伸手四处乱抓,竟然抓到了水里的一截树根,于是便死死地将其定住,不敢有所任何松懈。

  那家伙见得我这样,不由得恼火万分,赶紧回过头来,准备朝着我再一次咬下,哪知当它的口还没咬中目标的时候,却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顿时痛得它浑身乱动。

  我也看清楚了,好像是一根木棍,朝着水面的方向望过去,隐约间有一个人影,正拿着那根棍子,肯定是大刘,我有一种要解脱的感觉,看不出来大刘的速度还真快,他多半是迅速冲上来,握着手里的那个棍子,接着便对准备水里那玩意儿,狠命捅下。而我被水好一会儿,有些要来不起了,要真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迟早会完蛋的,不是被咬死就是被呛死。

  在我还有些脑袋混乱的时候,一只手伸了下来,我明白那肯定是大刘的,此时我也不再多想什么,赶紧将那抓着水底树根的手伸过去,将其抓住,大刘也感觉到了,他拼命地将我朝着水面拖去。

  抓着我的那怪东西已经回过神来,它迅速游到我和大刘握手的地方,接着张开嘴,准备咬下,我见状不好,赶紧伸出另一外一只手,死死地抓着那家伙的身子,而大刘反应也很迅速,他用棍子将那家伙的脖子卡着,随即狠命一拉,竟然将我和那玩意儿一块儿拖出了水面,估计是他力道比较强,我和那玩意儿直接掉到距离水边很有一段位置的岸上。

  我赶紧将嘴里的水朝外吐出来,这才开始重重地喘着气,刚才好险,而现在我也看清楚了,水里的这玩意儿的确看起来像是一只猴子,只不过下身跟正常人差不多,两条腿,甚至是脚都和人一模一样,真的应该就是大刘所说的水猴子,我因为好奇,差点就栽到这家伙的嘴里了。

  只见得那水猴子在岸上不断地挣扎,还想伸嘴过来咬我,不过大刘已经将棍子伸过来,将其脑袋卡主。

  在水里的时候那家伙反应很是迅速,但是上了岸之后却感觉笨拙很多,这一切跟大刘所说的差不多,而且没等多久,那水最好的医院能治好母猪疯病吗猴子便不再挣扎,跟着就没气了,看情形它不能离开水,就像我们不能离开空气一样,紧接着那家伙的身子开始腐烂,发出阵阵刺鼻的味道。

  我和大刘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呆着,准备回去了,但是我先前肩膀受伤,血流不止,好在大刘事先准备了伤药,他帮我把伤口敷好,我们这才离去。

  说来也怪,刚才跟那水猴子折腾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是现在的天却有些阴暗起来,又不像是要下雨,我们两人总有一些不好的感觉,于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很快地走出了那片林子,外面却已经彻底黑暗下来,我们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三点过,怎么会变成这样,而且外面也没有三轮,我们只能自己往回走了,今天也真是有够怪的。

  一路上我还问了不少关于水猴子的事情,大刘也尽量跟我说他知道的一些,但是他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而且叮嘱我回去后一定要找老陈帮忙看一下,万一我身上中了邪之类的,会很麻烦。

  我倒有些不以为然,继续嘻嘻哈哈,突然之间,我感到自己的身子变得沉重起来,浑身上下有些灌了铅的感觉,而且总觉得身上好像多了些东西,大刘也转头朝向我这边看过来,只见得他一脸的惊讶,大叫道:“老张,不要动。”随即他拿着木棍对着我的背上狠命扫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定住身子,不敢随意乱动。

  大刘那一棍子扫到了我身上,似乎又什么东西都没有击到,他赶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惊道:“你有没有感觉到背上有什么东西?”

  我也浑身冷汗直流,有气无力地点着头,道:“只觉得背上很重,却又摸不到有什么东西。”而此时的我基本上走不动路了,跟着便摔倒在地,似乎背上的玩意儿正将我彻底的吞没掉一般。

  大刘继续惊呼道:“你的背上好像趴着一个什么玩意儿,看起来怎么那么像先前的那只水猴子,不好,那家伙还在一直长大中,已经将你包了起来……”他的惊呼随即变成了惨叫。

  我的脑袋已经晕乎起来,想要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身上的那玩意儿正一点一点地将我吞噬掉,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我困难,在大刘的叫喊声中,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下班了,又是一个午夜,对于开饭店的他来说这很正常。忙是忙了点,好在生意兴隆。

  黑夜之间忽然响起一阵哭声,他停住脚步。

  “是婴儿!”

  他呵呵一笑,哭声的来源是一个公园,长椅上躺着一个包裹严密的婴儿。

  他抱起婴儿,笑的更加灿烂。

  天明他带着婴儿回到饭店,挂上营业牌在厨房忙活起来。想着那婴儿,他轻蔑地笑着,今天点的最多的依旧是那道招牌菜---婴儿汤。

  佐料调的差不多了,水也煮开了,该下锅了。他转身走向婴儿却见婴儿郑州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流利的转头看着他,那熟练程度不是一个婴儿所拥有的。

  他愣了愣,怕什么,不过是个婴儿而已,他准备抱起婴儿,可是婴儿却咯咯地笑了起来,还带着一种金属摩擦的声音……

  客厅中的顾客闻到一股香气,随香气走进厨房,打开锅盖,香气扑鼻,勾的顾客口水直流。顾客们拿起精致的勺子品尝着这鲜美的汤,吃着锅中的碎肉,鲜嫩无比……

  次日,报纸登出一刊新闻,一餐厅发现数名尸体,死后保持喝汤状态,脸上挂满笑容。在锅内发现一具被剁碎的尸体,经查证是饭店老板,死因未知。经警方深入调查,这家店长期非法掠取大量婴儿,将他们熬成汤出|售,而在厨房的那些尸体则是饭店的常客。

  房间里都是书,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屋子。这些书都是心理学的著作,而我正蹲在书堆中间东翻西找。

  我好累,但我不能停下!

  我必须找到更多的证据,这样才可以击败我的心魔。

  事情要从四个月前说起,当时我去参加了一位老友的葬礼,回家后我就一病不起,而且我还经常会看到老友的影子在我身边出现。

  我从来不信世上有鬼,可是我真的看见了他的灵魂,这该如何解释呢?

  我困惑,我找遍了我能找到的所有资料,很多的心理患者都看见过幻想。

  我一定是生病了,我松了一口气,是病就能治!

  我和老友的友情可说是从小开始,我想可能是因为感情太好导致了我精神异常,我开始不去理会出现的幻象,那是我的心魔!这是书里告诉我的。

  书里告诉我这种病要封闭治疗,直到做到对幻象视而不见,这时幻象就会逐渐消失,病也就好了。

  就这样吧!

  于是就这样我一个人生活了很长时间,我感觉生活渐渐恢复了正常,我再也看不见老友的幻象,看来我的病应该已经好了。

  我走出家门,所有的人都看着我四散奔逃,这是怎了?

  我奇怪,我抓住一个小孩子询问他事情的来由,他不敢睁眼只是望着地面一直发抖。我的手伸向他的肩膀,然后我抓了个空,不是抓了个空,而是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肩膀。

  我惊讶!这难道也是我的幻想?

  我回头,老友就在我的身后。

  我想起来在一本我本来不信的书中看到过这样的话:

  “如果和一个鬼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那么……你也会变成鬼……”

  

看了午夜鬼故事电台里的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ms.nodwq.com  午餐的菜谱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